书架
山未孤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章 这也行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  晏婴的屋子偏僻,最近的邻居也要走上十分钟。
  住在附近的是一家叫李信的猎户,晏婴在河边洗衣服时经常会碰见猎户的妻子,那是个人如其名的女人,周小柔。
  人像名字一样温柔,说话永远是软着声音。
  晏婴的记忆并没有那么清晰,她绕了半天才找到李家。
  晏婴敲了敲门,并没有人开门。
  “可能不在家吧。”晏婴又敲了一会儿,无人应答,准备转身离开。白曜却直接破门而入。
  “哎,你——”话音未落,只见周小柔大着肚子,奄奄一息躺在床上。
  人已经昏过去了,床单上满是血迹。
  白曜探了探周小柔的鼻息:“还有气。”
  “估计是要生了。”晏婴摸了摸小脑袋,这可触及到她的知识盲区了...
  两人大眼瞪小眼。
  “附近可有产婆?”白曜问。
  晏婴努力回想,随后摇了摇头:“这里太偏僻了,离最近的产婆至少有一个时辰的路程,来不及。你去烧热水,找一下干净的帕巾、水盆。”
  晏婴则在屋内生起了火。她将周小柔抱在怀里,给她擦汗,轻轻的喊她的名字。
  “相公…”周小柔艰难的张了张嘴。
  她惨白着一张脸,眼神涣散,一如当年晏婴的母亲。
  晏婴有一瞬间的晃神。
  母亲在她十二岁的难产,离世前也是这样惨白着一张脸,她张了张嘴,唤道:
  “婴婴。”
  这是她母亲说得最后一句话。
  “相公…”周小柔声音将她唤回现实。
  “别怕。”晏婴轻轻拍着周小柔的背,“我在,我在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能听见的话,按我说得做。”
  周小柔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。
  “深呼吸。呼——,吸——,呼——,吸——”
  周小柔流了很多汗,呼吸总算稳定了下来。
  看到她意识清醒了些,晏婴问道:“家里有没有备产的药?”
  周小柔指了指柜子。
  晏婴在柜子里翻出一些党参和黄芪,熬药来不及了,她把黄芪嚼碎,给周小柔含在口中。
  “你呼气的时候再用力,吸气时别用力。慢慢来,别着急。”晏婴跪在床边,握着周小柔纤细冰凉的手,“没事的,没事的,你会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,如果是个女孩,她一定会和你一样漂亮,如果是个男孩,一定像他父亲一样勇敢。”
  周小柔听见了她的话,她看向晏婴,微微笑了一下。
  白曜端着热水进来,默默放下水盆便出去了。
  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晏婴口中喃喃,也不知是在说给产妇,还是自己。
  她抬起产妇的腿,给她拭擦血迹。
  看见一个头出来,晏婴的心放下大半。
  一声啼哭划破夜空。
  晏婴脐带剪短,将婴儿擦净,抱到周小柔面前。
  “你看,她是不是和你一样好看?”晏婴笑着问她。
  周小柔看向她,抬起手,擦去晏婴的眼泪。
  她在哭。
  她自己都没发觉。
  “多谢晏姑娘。”
  李信也正好回来了,他推开门,看见晏婴抱着孩子跪坐在周小柔身边。
  “母子平安。”晏婴轻声道。
  男人眼里竟湿润起来。
  “多谢姑娘!多谢姑娘!”
  晏婴把孩子递给他,便默默出去了。
  白曜靠在院门口,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递给她。
  想必是看见她脸上的泪痕了。
  晏婴也没客气,擦了擦眼泪,又拿起帕子看来看去,道:“咦,还有字。”
  帕子边角绣了个小小的“冬澜”。她不识字,却摸得出是极好的布料。边角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